偷渡银河

【叶王】放进未来(短篇/学院paro)

😭太棒了!

一声陈黎笙:

已经是第三个了,王杰希一边俯下身去捡脚边的粉笔头,一边这样想着。

讲台上年轻漂亮的老师对付他们这个年纪的学生显然不如老教师有经验,气急了没掉眼泪已经算是心理素质很强了。她只是无奈地瞪着大眼睛,手中举着的试管里过氧化钠和水还在反应,咕嘟咕嘟生成着氧气,就像她的怒气一样能够让带火星的木条复燃。
可是她没法叫那个低头打游戏的学生上黑板去写方程式,也没法让他带着试卷上办公室来喝茶——毕竟有年级第一的成绩摆在那里,堵得她无话可说。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化学老师的面目表情,在那张化着淡妆的脸花容失色的前一秒,伸出胳膊肘碰了碰身旁埋着头的人。几个技能释放大飚手速之后,叶修只来得及扫一眼屏幕上显示出的“荣耀”二字,就迅速锁屏把手机扔回桌斗里。
下一刻他抬头提笔,俨然已是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其实叶修清楚,尽管已经有三个老师朝他扔过粉笔头,但是他们都不会真正把他怎么样。而他自己,也不是就顽劣到一定要上课打游戏。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叶修思来想去,其实他只是想膈应同桌那个一本正经的好学生而已。
他和王杰希坐了半个学期同桌,大考小考无数次,每一次叶修都是在化学成绩上大幅度领先王杰希,然后其他几门这少点那少点,最终总分还是险胜王杰希。他当然知道王杰希心里不服气,觉得叶修这种吊儿郎当的人怎么配排在自己前面高居年级第一,然而碍于性格,又不能把不爽写在脸上。
王杰希很郁闷,相反叶修很爽。他觉得既然人家都这么不爽了,自己再不多膈应膈应岂不是太不给面子?
于是除了班主任的课收敛一点,其他课上叶修无一不是低头打荣耀。而他风度翩翩的同桌王杰希,无一例外会在老师发飙前的最后一刻提醒叶修,或是默默捡起落地的粉笔头。
没办法,谁让他死要面子,活该受罪。

王杰希最开始觉得自己完全没办法心平气和地与叶修相处。他的嘲讽技能一开,很少有人能面不改色地笑纳,然后再不带脏字地怼回去——喻文州算是一个,但王杰希自认心脏程度难以与之媲美。
不过倒也有例外。
那好像是很久之后的一个冬日,北京连月的雾霾里少见的晴天,窗帘没有拉,阳光细碎地洒进来,落到叶修的桌角。他撑着脸,懒散地在补上周语文老师留的作文。题目上给了材料,大约也是老生常谈,所以他也就胡乱诌一些陈词滥调上去交差,手速极快下笔如有神,洋洋洒洒写了两页多,然后把笔一抛,忽然扭头朝王杰希说:“操场上跑两圈去?”
王杰希很惊讶,犹豫地看了看他。且不说叶修是个死宅,就算真搭错筋了要跑步,也不应该叫自己啊。可是听叶修的语气又完全不像开玩笑,他只能半信半疑地答应,和叶修相跟着下了楼。
空气里虽然有些寒意,但好在阳光极明媚,照在身上也不觉得冷。操场中央有踢球的,还有田径队在训练,所以两个并肩跑步的人也并没有多惹眼,只是偶尔有同年级的女生经过,小声念叨一句:“现在巨神不光组队刷题组队打荣耀,还组队跑步啊。”
那一天他们跑了很多圈,速度不是很快,却把时间线拉得很长。叶修脸色一直保持着长久以来略显病态的苍白,王杰希的脸却因风吹而有些泛红。最终在起跑线处停下,这同桌两个默契地沿跑道慢慢走着,似乎很多事情跑一跑就跑散了。
王杰希其实明白叶修为什么突然要跑步——他肯定是刚才写作文的时候大有情怀,想起了什么深奥或者让人迷茫的事情,需要运动使肾上腺素分泌加快,转移注意力。但是这个没下限的人绝对不能放任王杰希在他跑步期间多做十几二十页练习册,因此也就毅然决然地拉上了他。
“想说什么?”最终还是王杰希率先打破了沉默。
叶修的手插在校服外套的兜里,低着头缓缓往前走着:“我不喜欢写这种展望未来的东西,也写不好。”
“是吗?”王杰希倒是少有地见他这么严肃。
“说起来相当没底气,这种豪言壮语,有时候写来只是为了安慰自己。”包括他上课打游戏,膈应王杰希等等,都不过是想要寻找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以此来试图挣脱豪言壮语的怪圈。
王杰希也不太明白这些东西,他那篇作文早就写完交了,大概也是不知所云,未曾生出叶修这样的感慨。但是他觉得自己此刻没必要对着叶修掩饰,因为这种忽然中二病的迷茫甚少出现在他身上。
他的目标很明确,化学考过叶修,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他也实实在在这样跟叶修说了。
后者闻言就笑,说你只需要化学一门考过我,而我不仅需要语数外物理生物考过你,还需要化学不被你考过,这这这,我压力很大啊。

那次尬聊终于不了了之,两个人谁也没有再提起未竟的话语,只是自此叶修不再上课频繁地打游戏了,故而王杰希也不必再弯腰捡粉笔头。可他的嘲讽却丝毫不减当年,时常在王杰希无声的抗议中把他的化学练习册扯过来,指指点点说这不能这样,应该是这样,你看它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最后不就这样了嘛,你连这样也写不出来,怎么能算得出那样?
王杰希扶额,无奈地说什么这样什么那样,我没懂,你重讲。
叶修也一脸理所当然,说不就是这样吗,你还要闹哪样?
月考成绩出来,王杰希和叶修的化学分数确实缩小了很大一截,但是漂亮的化学老师并不高兴。原本只是有一个仗着成绩好就上课玩手机的学生罢了,现在竟然发展成为同桌两个一起捣乱。
尤其是那个原来打游戏的,现在虽然不打了,但是一上课就没正型,要不是把手绘的五子棋盘往他同桌那里推,要不是剥桔子往他同桌那里递,再不然就是写小纸条往他同桌那里传。还有他同桌,原来帮着他顶风作案,现在经不住诱惑和他同流合污,说好的原则呢?

于是乎又是很久之后的某一天,当化学老师路过校门对面的小巷,看到那个姓叶的不好好学习的年级第一坐在冷饮店的玻璃橱窗内,附在他身旁戴着帽子的人耳畔说了句话,然后竟然凑近轻轻吻了对方一下时,她发誓一定要把这一幕拍下来告诉他们班主任,这小子居然敢早恋。
不过最终这张照片并没有落进班主任手中,而是躺进了回收站。
因为那天下午化学老师走进教室,看到了那个“姓叶的不好好学习的年级第一”的同桌露在校服外面的帽子。


“有时候忽然觉得,展望未来似乎也不是那么空洞。”叶修如是说。

当这世界没有龙 信白

当这世界没有龙

-名字来源《当这世界没有猫》无任何关联
-cp龙信狐白
-现代校园paro
-ooc预警 大概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算是BE吧
-借用了皮肤语音

      李白下意识地又将目光游移到墙壁上的挂钟,下午四点五十,时间一如既往。放学了,大家陆续谈笑着离开。他怔怔地看着窗外叶片被风吹动,树影斑驳,教室里空无一人。只剩粉尘在阳光中肆意飞舞,黑板上公式还没擦,某人的桌上散乱堆着几本书。他还是抬手揉了揉眼睛,手腕突然在空中悬住,过了一会再缓缓垂下手臂来。他知道这并没什么意义,又不困。何必呢。
    一般这时候都有人在等他,那人总是噙满笑意地抱怨李白太慢了,等李白乖乖地把书包背到肩上,然后轻轻捏他软软的狐狸耳朵,蹭他蓬松的狐狸尾巴。他们总是十指松松地扣着手走路,闲聊一会儿就到家。偶尔一起去拉面馆吃点什么,互相嘲笑对方的吃相,无足轻重地打闹。
      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他不在啦,只剩了李白自己和孤独耳鬓厮磨。
      其实那不算是人,那是一条龙。
      刚开学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抬头望去那人被前呼后拥地围着,身子周遭散发着炽热的气息。顷刻间其他人都黯淡如尘土,他眼里只有那条头上长角的龙。
      而韩信也仿佛是心有灵犀般的望过来,发现李白趴在桌上,细碎的紫发下一双狭长的眼睛饶有好奇地盯着他。他便随意应付了身边人几句,向李白一步一步径直走来。
      明明只是十几步的过道,在李白看来就惊天动地了。
    一眼万年。
      他饶有兴趣地支起手臂,伸手试探着去碰触韩信头上的龙角以确认他们是不是广泛意义上的同类,毕竟建国以后能成精的实在少之又少。韩信没躲开,任由李白乱动。他盯着李白深紫色亮晶晶的眼睛,好像是想要从里面寻找到自己。然后他莫名其妙地很想笑。
      韩信开口,李白听到他叫自己:“你好啊,小狐狸。”唇角不慌不忙的绽开气宇轩昂的笑意。
     “我叫韩信。”仿佛龙吟般响彻四方。
       自从遇见韩信,李白无时无刻不感激造物主能让他一只平凡的狐狸终于修成了精。长久以来他一直把彼此都是妖怪的事实当做他们之间安心的小秘密,的确只有他们能看到彼此可爱的特征,知晓彼此特殊的身份。
    后桌的赵云不知什么时候凑上来:“诶李白你俩认识?哈哈哈哈哈这个外号还挺适合你的……”后来所有人都开始叫他“小狐狸”,李白觉得像把自己本来小心翼翼拥有应该在怀里藏着掖着的心爱之物被人发现了。

    李白对自己在语文课上发呆的事情有点惊异。虽然他语文好到不用听就能轻松的拿下高分,但是其他的科目全都听不进去,只是为了消磨漫长的时间才勉强听听那个小老头唾沫横飞地慷慨陈词。
    其实也不算发呆,当他意识到自己上课都在目光呆滞地盯着韩信时,吓了一跳。随即移开视线假装漫无目的的闲看。那个人突然回过头,正好对上李白无处安放的目光。韩信似笑非笑,对他狡黠的微笑着眯了眯眼然后转过头去。
     李白琢磨那人心思,想到脑子疼。

    “一起去打球吗?”正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听到头顶上方传来的平地惊雷。抬头看着韩信指尖转着篮球。“好啊。”他没拒绝。
    他对篮球没兴趣,毕竟韩信比球迷人多了,不去白不去。一路上只听到风声呼呼,韩信的校服被稍稍吹起一个角,他有点想捏一把看起来手感很好的韩信的腰。

    即使只是连续的运球,李白一场过后也有些吃不消,走到场边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余光瞟着韩信正在和一起来的赵云他们击掌。
   “投篮的准度不太行啊。”然后看到韩信抱着球向他大步走过来。
    李白却是开了个小差没回答他,他想,是不是龙族都有种天生的吸引力啊。
    借着打篮球的名义,李白努力把脸颊上他太不能适应的滚烫温度藏好,但韩信应该其实早就知道他耳边绯红一片。
    人间的情思他是不太懂,他只知道相看两不厌,只有韩重言。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路上,韩信没说什么,李白也不太想找话说,只是觉得今天天气不错。
   
      韩信有时候会和他两个人坐在他们其中某个家里的地毯上打游戏,突然凑过来和他靠的很近,然后头抵着头。李白每次都会有点惊愕。青丘之灵体内凉薄的血,就这样因为一条龙翻滚到了有些灼烧的程度,咕嘟咕嘟咕嘟。他上次渡劫成精渡到苍穹怒吼自我混沌,想想与韩信相处不也是一次又一次觉得心脏天旋地转。
    韩信那天没来学校,李白就知道他走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走,以及去哪里。但是他知道他不回来了,也不可能再遇见了。
    现在李白甚至怀疑韩信到底有没有真实存在过。从未牵紧过的手,他深夜里一个人的辗转反侧,无时无刻不想念,欲言又止的互相迂回,还有从未说出来的无论是不是“喜欢”的复杂情感。他以为这样将信将疑的日子还有很久,没想到细水长流就这样流到了头,到韩信不明真假的生离死别为止,他们彼此连口是心非都没有过。李白希望韩信是去纵行山河万里,肆意九州五岳,而他身作方舟,魂渡彼岸,拔剑四顾心茫然,只能自私又有气无力地祈祷他可不要忘了自己,即使他讨厌不告而别。韩信想的是爱恨痴狂不过沧海一笑,他归隐后却还想把静谧唯有看山和与心交流的时间与他共享。他想指责韩信有始无终,甚至连基本对友人的告别礼仪都没有好好遵守。可转念一想有个词叫神龙见首不见尾,用力曲解了一下意思还是苦笑作罢。
    况且李白其实也不知道到底算不算开始,韩信会不会是因为觉得李白对他来说是个太过沉重的负担才走,韩信的离开到底是给他留了点余地或者无路可退,他都不知道。
    但是时至今日他依旧陷在他似有若无的香气里,李白说过那香气好闻,问韩信用的什么牌子的古龙水,韩信就用手臂圈住他的头让他肩部以上倾在他怀里然后闭上眼说你多感受几秒。再念起曾经时呼吸回忆里浸满了的熟悉的味道让他有点头痛。相遇的时候是夏天末尾,他看到对方的第一眼时好像错愕的有能抛下剑的冲动错觉,现在他要用依旧凛冽的剑光簌簌划开执念的残影,因为韩信像柠檬水里的气泡一言不发地消失不见了,实在太不够意思。
    韩信欠他的“再见”,扎在李白心里像一根尖刺。与那龙别后他有时觉得身为妖怪,空虚的时间好像万劫太极长,有时又觉得百年苦易满,刹那而已。能够享受片刻温存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即使再等那条破龙也不可能回来了。他就是和李白一样执着,他执着寻再一方能让他片刻停留的天地,李白执着放下已经分道扬镳的关系,也不再找个能让他漂泊也觉得安稳的人。李白化成人形之前纯粹想着能去人间玩一玩,但现在还是愿意回来潜心修炼,修炼成天上的星,因为迢迢星辰不会怜悯已经习以为常的后会无期。但要做星的话,他还是有点私心想沉默地看着韩信。
    那刺是没法拔出来了,他只能用余下的一生永无止境地怀念那条龙。

我喜欢她💘💘但是我画画太难看了…!!

性转嘉德罗斯公主 x 骑士格瑞

是小可爱的文!

yoshi:


如果不小心推翻了你们的设定的话,不要怪我。
人物是七创社的,ooc是我的。



1.
只有???岁的格瑞现在非常苦恼。


因为国王把他分配去贴身照看的他的宝贝儿子,那个王宫里没有人不害怕的小公主。


九岁的小公主已经初步显露了一个暴君的气质。


除了爱好祸害别人,就是爱好祸害别人。


小格瑞刚上任五天而已。


第一天被花瓶砸到了脚,第二天掉到了河里,第三天掉到了河里,第四天掉到了河里。


小格瑞每天除了头疼,就是心肝脾肺肾疼。




2.


小格瑞:“嘉德罗斯,穿裙子不能爬树。”


小格瑞:“嘉德罗斯,脱了裙子也不能!你快穿上!”


小格瑞:“嘉德罗斯,那个是马蜂窝。”


小格瑞:“嘉德罗斯,你等等我!你别跑那么快!”


于是被蛰了一头包的格瑞身心疲惫的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在小格瑞躺在床上思考要不要换工作的时候,突然看到被烛火照到的窗外,一抹瘦小的身影一闪而过。


格瑞出门看着放在地上的药,和跑的太慌差点儿摔倒的嘉德罗斯。


小格瑞笑了笑,心满意足的继续干好他的工作。


小格瑞:“嘉德罗斯,你昨天的药是为了今天让我帮你捅马蜂窝的吗?”


小格瑞站在树下,又开始心肝脾肺肾疼。




3.
小格瑞:“嘉德罗斯,那个是国王最爱的花。”


小格瑞:“嘉德罗斯,不可以拽它。”


小格瑞:“嘉德罗斯,吃也不行!快吐出来!”


小格瑞看着地上已经被嚼碎的花,欲哭无泪。


他只好在国王吹胡子瞪眼的时候一脸无辜的吹口哨。


但是国王还是把他逮了出来。


小格瑞心里恐慌又无助的时候,身前却挡了一个瘦小的身影,格瑞心里突然软了一块。


小格瑞:“国王,别听嘉德罗斯的,不是他做的。”


小格瑞:“国王,是我做的,不是螺丝。”


小格瑞:“嘉德罗斯,按照剧本来不应该是你再继续抢一下的吗?”


小格瑞看着旁边儿一脸无辜的嘉德罗斯。


又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换份工作了。




4.
幸亏国王善良。


格瑞为了报答国王,还是决定把这份工作坚持下去。


于是他们俩一起慢慢的长大了。


格瑞十八岁的时候终于去掉了那个小字儿。


格瑞:“嘉德罗斯,好好学习宫廷礼仪。”


格瑞:“嘉德罗斯,刀子不是那么拿的。”


格瑞:“嘉德罗斯,只拿叉子也不行。”


格瑞:“嘉德罗斯,不许拿手吃!别往我身上蹭!”


于是格瑞的第一件骑士服上多了两个油手印。


而他的嘉德罗斯和小的时候终究没什么区别。


而格瑞也没有变化的就是,每天依旧头疼和心肝脾肺肾疼。




5.
格瑞:“嘉德罗斯,你现在应该在好好上课。”


格瑞:“嘉德罗斯,你的年龄不能来舞会。”


格瑞:“嘉德罗斯,那是亲吻,对喜欢的人做的。”


突然,格瑞感觉自己的左脸上被一个柔软的东西触碰了。


格瑞愣了愣,看着去找好吃的的嘉德罗斯。


格瑞的眼神变得温柔极了,他伸手去摸自己的左脸。


格瑞:“嘉德罗斯,吃完东西请不要拿我的脸擦嘴。”
就知道是这样,感动真是多余的。


格瑞一边想着一边擦了擦左脸上的油。




6.
格瑞十八岁成年的时候,嘉德罗斯也已经十五岁。


国王张罗着又是宴席又是舞会。


其实说白了就就是相亲大会。


今天安排见面的好像是邻国那个很英俊的王子。


格瑞:“嘉德罗斯,请您今天穿隆重的礼服。”


格瑞:“嘉德罗斯,今天是您第一次和他见面。”


格瑞:“嘉德罗斯,没什么好注意的,您少说话就可以了。”


格瑞第一次看到打扮的如此娇艳的嘉德罗斯。


可他只能从背后远远的看着文静的嘉德罗斯走向别的男人。


格瑞叹了口气,然而还没等他感伤。


嘉德罗斯便提着自己的高跟鞋回来了。
后来格瑞听说。


他的公主踩着高跟一个趔趄把邻国王子撞河里了。


格瑞笑了笑却突然想到。


早上嘉德罗斯穿着高跟鞋转圈给他看的时候,明明走的很稳。





7.
果然每个童话故事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一头巨龙攻击了他们的王宫。


格瑞按着自己流血的伤口,一边掩护着嘉德罗斯。


格瑞:“嘉德罗斯,你快走。”


格瑞:“嘉德罗斯,现在不是你思考收什么宠物的时候。”


格瑞:“嘉德罗斯,那个龙哪儿可爱了?”


那个龙猛的转头朝他们冲来。


格瑞:“嘉德罗斯,它是来挖你的心的,你快走。”


格瑞:“嘉德罗斯,你别挡在我前面,你回来。”


巨龙本来抓向骑士的爪子却抓到了突然冲出来的嘉德罗斯。


巨龙带着嘉德罗斯飞走了。


格瑞突然特别怀念那个以前特别坑队友的罗斯。


国王急坏了,于是格瑞和一干人等领了武器和粮食,出发去救嘉德罗斯。




8.
巨龙不愧是巨龙。


住的地方九九八十一难。


格瑞披荆斩棘,翻山过河,就差上天入地了。


好多次差点儿送了命的格瑞遍体鳞伤的终于到了巨龙的古堡前。


他小心翼翼的进入古堡,担忧到处寻找不知道还是否生存的嘉德罗斯。


然后推开了古堡后的大门。


格瑞:“嘉德罗斯,快从龙脖子上下来。”


格瑞:“嘉德罗斯,龙不可以吃的,不好吃。”


格瑞:“嘉德罗斯,你不是来旅游的,赶紧和我回去。”


格瑞:“巨龙先生,您别哭了,客气客气别谢我。”


格瑞:“巨龙先生,谢谢您的好意,不过不用您送我们了,哦,您想让我们赶紧走啊。”


格瑞捂着发疼的脑袋,他真的第一瞬间觉得,他不是来救简单来说的,而是来救巨龙的。





9.
格瑞:“国王,功劳不能算是我的。”


格瑞:“国王,这么多金银财宝我不能要。”


格瑞:“国王,真的不能要,哎?等等等一下,您说什么?您说把嘉德罗斯许配给我?”


格瑞:“罗斯,不是你娶我,是我娶你。”


格瑞觉得这么多年仿佛做了个梦。


他看着嘉德罗斯一点点的长大,感情一点点萌发,最终开花结果。


他们举行婚礼的那天,格瑞看着温婉的嘉德罗斯欣慰极了。


格瑞:“公主,不是我穿婚纱,是你穿。”


格瑞:“公主,你非要我穿,我也穿不上。”


格瑞:“特意订做的大号的也不行。”


温婉什么的,果然还是我想多了。


格瑞的心肝脾肺肾又开始疼了。




end





疯狂为太太打call

一声陈黎笙:

【叶王】小段子/原创甜宠
内含r18链接
https://m.weibo.cn/1867351283/4146092000240368
https://m.weibo.cn/1867351283/4145840690181454

MHA同人/上耳《夏雨》

#小学生文笔 极度ooc
#cp 上鸣电气x耳郎响香

之后可能还会有下篇…?先写了超短小的一段……

“莫名其妙就下起雨来了啊,好烦。”上鸣电气烦躁地挠了挠头,下意识地靠近身旁的少女。

耳边掠过耳郎响香“噗”的一声轻笑。

“…怎么了?”惊讶地望向她的侧脸,下一秒看到的是她意外地亮晶晶的眼睛。

“在想你如果在下雨的时候放电,之后一定会短路。”耳郎响香莫名地开心起来了。

“别说的这么轻松啊,可能还会有生命危险呢。”看着她笑自己心中的紧张终于减轻了几分。突然意识到她的衣服已经被淋得半湿,内衣的痕迹若隐若现。上鸣电气立马迅速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耳郎的头上。本来就单薄的身躯被男生宽大的外套罩住,意外地比平常更有女子力呢。
“…谢谢。”耳郎响香小小地怔了一下,随即低下头道谢。“你这家伙总算聪明了点啊。”

她没想到他还有些细心,嘈杂的雨声中,唯一越来越清晰的是自己怦怦的心跳。

“喂,你应该对很多女孩子都做过类似的事情吧?”耳郎响香眼前仿佛就出现了旁边这个傻子和被他调戏过的女生手牵手一起在雨中走的情景。

……难以名状的心情。

上鸣电气呼出一口气后又被吓到有些惊慌失措。明明平时都是一副“除了摇滚其它都与我无关”的样子,平时芦户叶隐她们谈八卦时也少见她参与。没想到她居然……有些在意?

有些气急败坏的语气。她一定很讨厌我这种类型的男生吧。

短暂的沉默过后上鸣电气终于还是认真地回答:“没有。这是第一次。”

今天为什么碰到这么多让她惊讶的事。耳郎响香心想。

而且自己也很奇怪,好像和恋爱中的少女一样了。

果然和上鸣这家伙在一起就会变的很傻…?但面对他一本正经的回答她突然有些笑不出来。

明明平时是那种…心直口快,不修边幅的。今天为什么……

她想他刚才的回答应该没有骗自己。可能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夏日的雨经常让人有些忘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