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银河

当这世界没有龙 信白

当这世界没有龙

-名字来源《当这世界没有猫》无任何关联
-cp龙信狐白
-现代校园paro
-ooc预警 大概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算是BE吧
-借用了皮肤语音

      李白下意识地又将目光游移到墙壁上的挂钟,下午四点五十,时间一如既往。放学了,大家陆续谈笑着离开。他怔怔地看着窗外叶片被风吹动,树影斑驳,教室里空无一人。只剩粉尘在阳光中肆意飞舞,黑板上公式还没擦,某人的桌上散乱堆着几本书。他还是抬手揉了揉眼睛,手腕突然在空中悬住,过了一会再缓缓垂下手臂来。他知道这并没什么意义,又不困。何必呢。
    一般这时候都有人在等他,那人总是噙满笑意地抱怨李白太慢了,等李白乖乖地把书包背到肩上,然后轻轻捏他软软的狐狸耳朵,蹭他蓬松的狐狸尾巴。他们总是十指松松地扣着手走路,闲聊一会儿就到家。偶尔一起去拉面馆吃点什么,互相嘲笑对方的吃相,无足轻重地打闹。
      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他不在啦,只剩了李白自己和孤独耳鬓厮磨。
      其实那不算是人,那是一条龙。
      刚开学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抬头望去那人被前呼后拥地围着,身子周遭散发着炽热的气息。顷刻间其他人都黯淡如尘土,他眼里只有那条头上长角的龙。
      而韩信也仿佛是心有灵犀般的望过来,发现李白趴在桌上,细碎的紫发下一双狭长的眼睛饶有好奇地盯着他。他便随意应付了身边人几句,向李白一步一步径直走来。
      明明只是十几步的过道,在李白看来就惊天动地了。
    一眼万年。
      他饶有兴趣地支起手臂,伸手试探着去碰触韩信头上的龙角以确认他们是不是广泛意义上的同类,毕竟建国以后能成精的实在少之又少。韩信没躲开,任由李白乱动。他盯着李白深紫色亮晶晶的眼睛,好像是想要从里面寻找到自己。然后他莫名其妙地很想笑。
      韩信开口,李白听到他叫自己:“你好啊,小狐狸。”唇角不慌不忙的绽开气宇轩昂的笑意。
     “我叫韩信。”仿佛龙吟般响彻四方。
       自从遇见韩信,李白无时无刻不感激造物主能让他一只平凡的狐狸终于修成了精。长久以来他一直把彼此都是妖怪的事实当做他们之间安心的小秘密,的确只有他们能看到彼此可爱的特征,知晓彼此特殊的身份。
    后桌的赵云不知什么时候凑上来:“诶李白你俩认识?哈哈哈哈哈这个外号还挺适合你的……”后来所有人都开始叫他“小狐狸”,李白觉得像把自己本来小心翼翼拥有应该在怀里藏着掖着的心爱之物被人发现了。

    李白对自己在语文课上发呆的事情有点惊异。虽然他语文好到不用听就能轻松的拿下高分,但是其他的科目全都听不进去,只是为了消磨漫长的时间才勉强听听那个小老头唾沫横飞地慷慨陈词。
    其实也不算发呆,当他意识到自己上课都在目光呆滞地盯着韩信时,吓了一跳。随即移开视线假装漫无目的的闲看。那个人突然回过头,正好对上李白无处安放的目光。韩信似笑非笑,对他狡黠的微笑着眯了眯眼然后转过头去。
     李白琢磨那人心思,想到脑子疼。

    “一起去打球吗?”正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听到头顶上方传来的平地惊雷。抬头看着韩信指尖转着篮球。“好啊。”他没拒绝。
    他对篮球没兴趣,毕竟韩信比球迷人多了,不去白不去。一路上只听到风声呼呼,韩信的校服被稍稍吹起一个角,他有点想捏一把看起来手感很好的韩信的腰。

    即使只是连续的运球,李白一场过后也有些吃不消,走到场边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余光瞟着韩信正在和一起来的赵云他们击掌。
   “投篮的准度不太行啊。”然后看到韩信抱着球向他大步走过来。
    李白却是开了个小差没回答他,他想,是不是龙族都有种天生的吸引力啊。
    借着打篮球的名义,李白努力把脸颊上他太不能适应的滚烫温度藏好,但韩信应该其实早就知道他耳边绯红一片。
    人间的情思他是不太懂,他只知道相看两不厌,只有韩重言。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路上,韩信没说什么,李白也不太想找话说,只是觉得今天天气不错。
   
      韩信有时候会和他两个人坐在他们其中某个家里的地毯上打游戏,突然凑过来和他靠的很近,然后头抵着头。李白每次都会有点惊愕。青丘之灵体内凉薄的血,就这样因为一条龙翻滚到了有些灼烧的程度,咕嘟咕嘟咕嘟。他上次渡劫成精渡到苍穹怒吼自我混沌,想想与韩信相处不也是一次又一次觉得心脏天旋地转。
    韩信那天没来学校,李白就知道他走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走,以及去哪里。但是他知道他不回来了,也不可能再遇见了。
    现在李白甚至怀疑韩信到底有没有真实存在过。从未牵紧过的手,他深夜里一个人的辗转反侧,无时无刻不想念,欲言又止的互相迂回,还有从未说出来的无论是不是“喜欢”的复杂情感。他以为这样将信将疑的日子还有很久,没想到细水长流就这样流到了头,到韩信不明真假的生离死别为止,他们彼此连口是心非都没有过。李白希望韩信是去纵行山河万里,肆意九州五岳,而他身作方舟,魂渡彼岸,拔剑四顾心茫然,只能自私又有气无力地祈祷他可不要忘了自己,即使他讨厌不告而别。韩信想的是爱恨痴狂不过沧海一笑,他归隐后却还想把静谧唯有看山和与心交流的时间与他共享。他想指责韩信有始无终,甚至连基本对友人的告别礼仪都没有好好遵守。可转念一想有个词叫神龙见首不见尾,用力曲解了一下意思还是苦笑作罢。
    况且李白其实也不知道到底算不算开始,韩信会不会是因为觉得李白对他来说是个太过沉重的负担才走,韩信的离开到底是给他留了点余地或者无路可退,他都不知道。
    但是时至今日他依旧陷在他似有若无的香气里,李白说过那香气好闻,问韩信用的什么牌子的古龙水,韩信就用手臂圈住他的头让他肩部以上倾在他怀里然后闭上眼说你多感受几秒。再念起曾经时呼吸回忆里浸满了的熟悉的味道让他有点头痛。相遇的时候是夏天末尾,他看到对方的第一眼时好像错愕的有能抛下剑的冲动错觉,现在他要用依旧凛冽的剑光簌簌划开执念的残影,因为韩信像柠檬水里的气泡一言不发地消失不见了,实在太不够意思。
    韩信欠他的“再见”,扎在李白心里像一根尖刺。与那龙别后他有时觉得身为妖怪,空虚的时间好像万劫太极长,有时又觉得百年苦易满,刹那而已。能够享受片刻温存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即使再等那条破龙也不可能回来了。他就是和李白一样执着,他执着寻再一方能让他片刻停留的天地,李白执着放下已经分道扬镳的关系,也不再找个能让他漂泊也觉得安稳的人。李白化成人形之前纯粹想着能去人间玩一玩,但现在还是愿意回来潜心修炼,修炼成天上的星,因为迢迢星辰不会怜悯已经习以为常的后会无期。但要做星的话,他还是有点私心想沉默地看着韩信。
    那刺是没法拔出来了,他只能用余下的一生永无止境地怀念那条龙。

评论(2)

热度(27)

  1. 沐凡.偷渡银河 转载了此文字
    突然翻到了ovo这是个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