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银河

【叶王】放进未来(短篇/学院paro)

😭太棒了!

一声陈黎笙:

已经是第三个了,王杰希一边俯下身去捡脚边的粉笔头,一边这样想着。

讲台上年轻漂亮的老师对付他们这个年纪的学生显然不如老教师有经验,气急了没掉眼泪已经算是心理素质很强了。她只是无奈地瞪着大眼睛,手中举着的试管里过氧化钠和水还在反应,咕嘟咕嘟生成着氧气,就像她的怒气一样能够让带火星的木条复燃。
可是她没法叫那个低头打游戏的学生上黑板去写方程式,也没法让他带着试卷上办公室来喝茶——毕竟有年级第一的成绩摆在那里,堵得她无话可说。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化学老师的面目表情,在那张化着淡妆的脸花容失色的前一秒,伸出胳膊肘碰了碰身旁埋着头的人。几个技能释放大飚手速之后,叶修只来得及扫一眼屏幕上显示出的“荣耀”二字,就迅速锁屏把手机扔回桌斗里。
下一刻他抬头提笔,俨然已是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其实叶修清楚,尽管已经有三个老师朝他扔过粉笔头,但是他们都不会真正把他怎么样。而他自己,也不是就顽劣到一定要上课打游戏。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叶修思来想去,其实他只是想膈应同桌那个一本正经的好学生而已。
他和王杰希坐了半个学期同桌,大考小考无数次,每一次叶修都是在化学成绩上大幅度领先王杰希,然后其他几门这少点那少点,最终总分还是险胜王杰希。他当然知道王杰希心里不服气,觉得叶修这种吊儿郎当的人怎么配排在自己前面高居年级第一,然而碍于性格,又不能把不爽写在脸上。
王杰希很郁闷,相反叶修很爽。他觉得既然人家都这么不爽了,自己再不多膈应膈应岂不是太不给面子?
于是除了班主任的课收敛一点,其他课上叶修无一不是低头打荣耀。而他风度翩翩的同桌王杰希,无一例外会在老师发飙前的最后一刻提醒叶修,或是默默捡起落地的粉笔头。
没办法,谁让他死要面子,活该受罪。

王杰希最开始觉得自己完全没办法心平气和地与叶修相处。他的嘲讽技能一开,很少有人能面不改色地笑纳,然后再不带脏字地怼回去——喻文州算是一个,但王杰希自认心脏程度难以与之媲美。
不过倒也有例外。
那好像是很久之后的一个冬日,北京连月的雾霾里少见的晴天,窗帘没有拉,阳光细碎地洒进来,落到叶修的桌角。他撑着脸,懒散地在补上周语文老师留的作文。题目上给了材料,大约也是老生常谈,所以他也就胡乱诌一些陈词滥调上去交差,手速极快下笔如有神,洋洋洒洒写了两页多,然后把笔一抛,忽然扭头朝王杰希说:“操场上跑两圈去?”
王杰希很惊讶,犹豫地看了看他。且不说叶修是个死宅,就算真搭错筋了要跑步,也不应该叫自己啊。可是听叶修的语气又完全不像开玩笑,他只能半信半疑地答应,和叶修相跟着下了楼。
空气里虽然有些寒意,但好在阳光极明媚,照在身上也不觉得冷。操场中央有踢球的,还有田径队在训练,所以两个并肩跑步的人也并没有多惹眼,只是偶尔有同年级的女生经过,小声念叨一句:“现在巨神不光组队刷题组队打荣耀,还组队跑步啊。”
那一天他们跑了很多圈,速度不是很快,却把时间线拉得很长。叶修脸色一直保持着长久以来略显病态的苍白,王杰希的脸却因风吹而有些泛红。最终在起跑线处停下,这同桌两个默契地沿跑道慢慢走着,似乎很多事情跑一跑就跑散了。
王杰希其实明白叶修为什么突然要跑步——他肯定是刚才写作文的时候大有情怀,想起了什么深奥或者让人迷茫的事情,需要运动使肾上腺素分泌加快,转移注意力。但是这个没下限的人绝对不能放任王杰希在他跑步期间多做十几二十页练习册,因此也就毅然决然地拉上了他。
“想说什么?”最终还是王杰希率先打破了沉默。
叶修的手插在校服外套的兜里,低着头缓缓往前走着:“我不喜欢写这种展望未来的东西,也写不好。”
“是吗?”王杰希倒是少有地见他这么严肃。
“说起来相当没底气,这种豪言壮语,有时候写来只是为了安慰自己。”包括他上课打游戏,膈应王杰希等等,都不过是想要寻找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以此来试图挣脱豪言壮语的怪圈。
王杰希也不太明白这些东西,他那篇作文早就写完交了,大概也是不知所云,未曾生出叶修这样的感慨。但是他觉得自己此刻没必要对着叶修掩饰,因为这种忽然中二病的迷茫甚少出现在他身上。
他的目标很明确,化学考过叶修,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他也实实在在这样跟叶修说了。
后者闻言就笑,说你只需要化学一门考过我,而我不仅需要语数外物理生物考过你,还需要化学不被你考过,这这这,我压力很大啊。

那次尬聊终于不了了之,两个人谁也没有再提起未竟的话语,只是自此叶修不再上课频繁地打游戏了,故而王杰希也不必再弯腰捡粉笔头。可他的嘲讽却丝毫不减当年,时常在王杰希无声的抗议中把他的化学练习册扯过来,指指点点说这不能这样,应该是这样,你看它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最后不就这样了嘛,你连这样也写不出来,怎么能算得出那样?
王杰希扶额,无奈地说什么这样什么那样,我没懂,你重讲。
叶修也一脸理所当然,说不就是这样吗,你还要闹哪样?
月考成绩出来,王杰希和叶修的化学分数确实缩小了很大一截,但是漂亮的化学老师并不高兴。原本只是有一个仗着成绩好就上课玩手机的学生罢了,现在竟然发展成为同桌两个一起捣乱。
尤其是那个原来打游戏的,现在虽然不打了,但是一上课就没正型,要不是把手绘的五子棋盘往他同桌那里推,要不是剥桔子往他同桌那里递,再不然就是写小纸条往他同桌那里传。还有他同桌,原来帮着他顶风作案,现在经不住诱惑和他同流合污,说好的原则呢?

于是乎又是很久之后的某一天,当化学老师路过校门对面的小巷,看到那个姓叶的不好好学习的年级第一坐在冷饮店的玻璃橱窗内,附在他身旁戴着帽子的人耳畔说了句话,然后竟然凑近轻轻吻了对方一下时,她发誓一定要把这一幕拍下来告诉他们班主任,这小子居然敢早恋。
不过最终这张照片并没有落进班主任手中,而是躺进了回收站。
因为那天下午化学老师走进教室,看到了那个“姓叶的不好好学习的年级第一”的同桌露在校服外面的帽子。


“有时候忽然觉得,展望未来似乎也不是那么空洞。”叶修如是说。

评论

热度(65)

  1. 沐凡.偷渡银河 转载了此文字
    qwq超棒的(才想起来...?
  2. 偷渡银河太空星辰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了!